2010年12月15日 星期三

进小公司要先看看老板的人品

  终于辞职了,离开了老公司,心中也像放下了一块石头,犹如脱离了苦海。对这个公司失望至极,对老板以及和老板的岳父实在是非常的鄙视。


  2008年在一场招聘会被老技术总监相中,免笔试进入公司,也跟技术总监住在一起很愉快。技术总监人品很好,是那种胖胖很和蔼的那种,每次的都教导我说,你是我招进来的你一定不要半路跑了,要把两年的合同做完再走。每次我都诚恳的点点头,说:为了你我也把两年做下来。


  进入公司凭借我的基础,进步很大,担当很多重要的工作,独立完成过好多项目,也在今年年初,在老技术总监临走的前一个月把我提升为项目经理。


  除了技术总监外,我进来的时候还有个公司副总——将总,他是公司的股东之一,技术入股的,拥有17%的股份,从创业开始他就一直在公司,除了他,还有个倪总,股份占17%,技术很NB,在我来之前就走了,考上巢湖下面镇上的一个公务员。将总30多岁,人也很不错,很诚恳的那种,技术很不错,技术文档写的很到位,跟他学了不少东西。可是在我进来半年后,他离开了公司,去了徽商银行工作。当时我就纳闷,公司从巢湖搬到合肥,业绩蒸蒸日上,为什么走呢?当时不理解,随后听秦总说,老张(张总,拥有24%的股份是最大的股东,50岁左右,技术不怎么样,技术文档写的很不错。)这个人品有问题,让老婆当财务,年年不分红,年年说亏损,而自己却买了车,在合肥买了几套房,在巢湖买了几个门面。(非常鄙视他)。开始我还半信半疑,但随后我越来越见证了。


  将总走后,公司管理陷入混乱,张总亲自招的销售总监,胡乱花钱。于是他就让他退休了的岳父当公司副总,管财务和制度。那个老头国企出身的一个干部,满嘴官腔,动动不就说我以前在国企怎么怎么样,最气人的是有次开会,说在我以前那国企本科生才1000元工资,意思说我们这些专科生拿他1500都算高的了,要跟他磕头感恩不成。
公司涨不上去,制度条款确增加了不少,列出两条卑鄙条款:
  1、每月扣钱(本来工资就不高),合同到期双倍才返还,合同到期了,钱还不乐意给,非续签合同才给。

  2、续签合同后,无辜增加合同条款,合同不到期辞职扣2个月工资。
  续签合同后2个月,实在忍受不了他无耻的条款了,我决定辞职了,跟着他干两年半,感情没有培养成,留下的就是强烈的鄙视。


  今天打电话问剩下2个月工资的事,无耻的他们果然说“没了”。


  啥也不说了,能离开这个即将倒闭的公司应该是种庆幸,钱也到无所谓。但为了这口气,想要去劳动仲裁,上网搜搜劳动仲裁的流程,TMD比我写的程序还要复杂,看来这个项目拿下有困难啊。但是我最喜欢挑战,我决定等我心平气和的时候再计划,因为我知道在生气的时候下的任何决定都是错误的,其中也包括写这篇文。

 

强烈佩服一下博客园的编辑器,在谷歌浏览器下面既然会让整个浏览器都卡死,太牛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