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31日 星期一

追梦人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

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

秋来春去红尘中 谁在宿命里安排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

看我看一眼吧 莫让红颜守空枕

青春无悔不死 永远的爱人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

飘去飘来的笔迹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

前尘后世轮回中 谁在声音里徘徊

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

看我看一眼吧 莫让红颜守空枕

青春无悔不死 永远的爱人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2017年06月29日 星期四

双网卡,内网多IP段设置

配置WAN1
增加一条静态路由

route print

route add 43.0.0.0 mask 255.0.0.0 43.112.128.1 -p
这句话表示,43段,所有的网络都可以访问。

2017年05月06日 星期六

Win10系统如何设置网卡顺序

有的win10系统没有“适配器和绑定”功能。可以通过跃点数来控制。

大家知道这个抽象的“跃点”是什么意思吗?根据微软描述啊,所谓“跃点”就是路由,一个路由为一个跃点。数据传输过程中需要经过多个网络,每个被经过的网络设备点(有能力路由的)叫做一个跃点,地址就是它的IP。跃点数是经过了多少个跃点的累加器,为了防止无用的数据包在网上流散,为路由指定所需跃点数的整数值(范围是1 ~ 9999),跃点数能够直观反映跃点的数量、路径的速度、路径可靠性、路径吞吐量以及管理属性。

0006

  接下来,如果你想让这个网卡连接的网络有高优先级,那么就将“跃点数”改成10,而低优先级改成20即可。

2017年04月13日 星期四

智商优越感

哪些年,大概2002-2006年,我会百度,会谷歌,我有强烈的智商优越感,别人不知道的,我知道,幸福极了。最近几年,百度啥的,大家都会了,你一说,大家都会说你百度的吧,幸福感慢慢消失。而如今我学会了翻墙,说起翻墙,看他们一脸懵比,我的幸福感又回来了。

2017年03月30日 星期四

中国翻墙网民状况调查

在中国,被屏蔽的网站越来越多,敏感词列表也不断地加长,像“胡萝卜”、“温习”这样的关键词也遭到了重置。翻墙上网成为了很多网民的基本需求,不翻墙很难完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改变。


到底中国有多少网民在翻墙,恐怕连GFW也不能统计出确切的数字。10天前,我发起了一个中国翻墙网民状况的调查,目前已经收到了5300多份数据。这篇文章将公布这些数据,并稍加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这次调查的网民主要来源于Twitter、网易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可能吧读者,还有一些协助宣传的个人博客。所以这次调查的结果可能不能完全反应中国翻墙网民的现状,只能作为一个小小的参考。


在中国,被屏蔽的网站越来越多,敏感词列表也不断地加长,像“胡萝卜”、“温习”这样的关键词也遭到了重置。翻墙上网成为了很多网民的基本需求,不翻墙很难完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改变。


到底中国有多少网民在翻墙,恐怕连GFW也不能统计出确切的数字。10天前,我发起了一个中国翻墙网民状况的调查,目前已经收到了5300多份数据。这篇文章将公布这些数据,并稍加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这次调查的网民主要来源于Twitter、网易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可能吧读者,还有一些协助宣传的个人博客。所以这次调查的结果可能不能完全反应中国翻墙网民的现状,只能作为一个小小的参考。


一、性别

在参与调查的翻墙网民里,男性占据了92%,女性仅占8%。


二、学历

在学历方面,最高学历是本科或大专的人占了73%,是翻墙的主力军。小学学历的人群有4%,初中有2%,高中为9%。11%的人拥有硕士学位,博士为2%。

可以看出,翻墙的人群大多数都拥有或正在接受相对较高的教育。


三、年龄

统计得出,年龄在19-28这10年内的翻墙用户占了77%,而在这群年轻的翻墙主力军里,22-25岁的人占大多数。下图为年龄分布的曲线图。

值得注意的是,15岁以下和40岁以上的翻墙者也不少。


四、职业

翻墙的人群里,将近50%是在校学生。IT行业(包括软硬件和互联网产品相关)占了20%,金融相关行业的人也不少。

五、地区

广东、北京、上海、江苏、江苏、山东、浙江、湖北的人最经常翻墙。这部分数据的参考价值可能不大,因为这些数据与调查派发的来源相关性过大。

六、工作年龄

因为大多数翻墙者为学生,所以在工作年龄这一项里,48%的人工作年龄为0,这与第四点里的调查数据吻合。

10%的人有1年的工作经验,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有8.13%,是一个不小的比例。


七、翻墙方式

翻墙显然不能没有工具。那么,人们都在用什么工具翻墙?这是一道多选题,总百分比超过100%,因为很多人不止有一种翻墙工具。

统计表明,5%的人使用的是自家公司的内部VPN翻墙。很多公司,比如Google、腾讯都提供公司内部VPN。要是不能翻墙的话,这些公司产品方面的业务很难开展。

16%的人自己购买VPN翻墙。

24%的人使用SSH翻墙。SSH翻墙是在这大半年里开始流行的翻墙方式。

有37%的人使用在线的网页代理(例如http://www.proxyie.cn/),虽然这种方式比较古老,但是是最快捷的。

最多人使用的是自由门、无界浏览、Puff等翻墙工具,71%的人使用这些工具来翻墙。这些工具都是免费的,而且使用起来非常简单,在windows里,几乎不需要做太多设置就能使用。

有15%的人勾选了“其它”翻墙方式,在“其它”里,很多人填写了“GAppProxy”,这种方式使用起来也非常简单,只需申请一个免费的Google App Engine空间,配合GAppProxy客户端即可完成翻墙。


八、翻墙频率

2/3的人每天都会翻墙,7.5%的人每两天才翻一次,每周翻墙1-3次的占16.65%,是不小的比例。

九、翻墙花费

因为很多人使用的是像无界浏览这样的免费翻墙工具,所以大多数人翻墙并不花钱。也有人使用较为廉价的翻墙工具。统计表明,88%的人每月在翻墙上的花费少于10元。

10-50元的占了10%左右。

也有0.2%的人每月花费200元以上来翻墙。


十、翻墙年龄

27%的人翻墙年龄不到一年,随着中国封锁的网站越来越多,我相信这个比例会越来越大。当然,或许世博会期间会少一些。

翻墙年龄在1-3年的占了52%,其中有2年翻墙年龄的人占大多数。

有2.24%的人已经翻墙9年,GFW是1998年启动的金盾工程的一部分。据维基百科记载,90年代中国只有IP封锁,在2002年,GFW新加入了关键词过滤和DNS污染机制。


十一、为什么翻墙?

翻墙为了什么?翻墙干什么?

80%的人翻墙仅仅是为了“正常”地使用Google等互联网基础服务,他们或许只是想正常地搜索“胡萝卜”。

75%的人翻墙会上Twitter等社交网站,72%的人会看外媒的新闻。60%的人翻墙是为了娱乐,比如观看Youtube。

因为国内的互联网产品行业相对落后,而优秀的外国互联网产品往往又是被屏蔽,很多人翻墙是为了学习外国的互联网产品,这个比例占了52%。

30%的人翻墙会上成人网站。

另外有26%的人工作必须翻墙。


十二、是否向朋友宣传翻墙?

你是否告诉过你的朋友GFW的存在?

85%的人表示他们曾经向朋友介绍过GFW和宣传过如何翻墙。


十三、对GFW的态度

并非所有人都不愿意接受互联网审查。

将近50%的受访者认为,互联网审查应该有明确的法律,而非暗箱操作。

38%的人认为应该完全取消GFW。

我个人是50%之中的一员,审查必须有明确的大众标准,不能以领导人的喜怒哀乐为参考。


十四、如何得知墙的存在?

人们主要通过3个渠道知道GFW的存在,论坛占了19%,博客是主要的信息来源,占了37%。另外还有28%的人通过搜索得知GFW的存在。


十五、精彩言论

在这份调查里,我留了一个让受访者自由发挥的空间,让我们来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1、那是最美好的时期,那是最堕落的时期;那是智慧的岁月,那是没有开化的岁月;那是信仰坚定的时代,那是怀疑一切的时代;那是阳光明媚的季节,那是黑夜深重的季节;那是满怀希望的春天,那是令人绝望的冬天;人们拥有一切,人们一无所有;人们直入天堂,人们直堕地狱。(《双城记》)


2、"07-08年间在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媒体公司工作。10人的编辑部门约2人知道如何使用翻墙工具。后来离职。部门有一同事长期联络,到了09年再次见面,给她演示了下自由门,她说:“从未使用过,也从来不知道gfw的存在。每天在媒体的工作,从来不需要翻墙。” 身边的朋友,除了经常关注国外媒体、民主这部分内容的人群,绝大多数人是不知道何谓翻墙,更不需要使用翻墙来绕过gfw。 家里,我和先生每天都使用自由门。因为2010年google撤离事件,现在使用google搜索必须开着翻墙软件,以保证链接不被重置。"


3、1995年上网,因为兴趣爱好需要经常的查询一些国外的专业学术资料,所以翻墙已多年。起初是敏感的政治性网站被墙,但是从2003年开始情况变得非常的糟糕了,很多的国外学术网站都上不去了,于是开始憎恶GFW。继而从最初对GFW的不满转变成对整个体制的不满,近几年发现自己开始有政治倾向,实属无奈,这都是被逼的。


4、gfw的存在,体现了当前政府对互联网并没有完整的掌控能力,即并没有一个足够有效的方法来对中国的互联网进行规范。盲目地只针对国内外的消息进行封锁只会导致中国高端人才对这个政府的厌烦,不利于中国的发展。


5、翻墙表明我具有独立的人格与探求事实真相的权力。拒绝任何人或团体主导我的思维与判断。 翻墙,是表明我首先是个地球人,之后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草民。


6、GFW太吓人了,我去看F1技术专家的blog要翻墙(因为它是直接挂在wordpress上的),连全世界最权威的F1网站autosport.com的全部图片也都被墙掉了,真是不可理喻


7、GFW无过,错只在于少部分人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所有人,这是封建皇权统治的遗风。我们应从贯彻违宪审查、修正人大代表选举方式等方面对政府的权力加以限制,以维护民主制度。国家需要稍加按摩,放松一下了。


8、GFW这种状态其实就是在高墙边上留了一条小道,你只要不太过分,修墙的也就不会理你


9、本来我是不知道翻墙的,翻墙是因为当我在腾讯里发现卫生巾都是敏感词时,姐觉得活得没有尊严,连卫生巾都屏蔽了,我还是女人吗?


10、翻墙年龄记录不太清了,01年-04年在报箱收到一个光盘,内容是辛颢年讲座《谁是抗日战争的中流底柱》,附赠无界、自由门,当时试了下,就马上关掉了。几年之后翻墙才比较经常。friendfeed被墙后,开始每日必翻。


11、互联网同其他媒体一样,不可能放任其随意发展的,各个国家都是如此。但不应该像中国这样,控制互联网已经到了登峰造极,以至影响到中国互联网深层发展的程度。


12、每每看到连接被重置,看到五毛众,看到一个不相干的却可能被和谐的词,看到照旧有很多猥琐到极点的标题或图片在GFW监管范围内却活得很好…… 我从以前很气氛到现在可以平常心看待,麻木了还是成长了


13、目前身在美国读书,即将毕业。过去两年在国外和放假回国的对比体验非常强烈。我可以明确地说国内互联网使用的不自由是促使我尽可能在美国找工作留下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14、希望FGW下次打飞机的时候把GFW给打掉


15、我就是传说中的职业五毛党了~ 不过这跟我的立场无关~ 另外,“五毛党”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恶劣,其实我们引导舆论的团队,内部没几个人自己愿意干这个事情的,做公务员混饭吃没办法~


十六、我的翻墙之路

我是2005年左右开始频繁翻墙的,当时使用的是无界浏览,后来也尝试了自由门、世界通、火凤凰等软件。

后来,我开始使用GAppProxy,因为这是使用Google作为代理,速度特别快。但缺点是不稳定,不能下载大文件。

接着,我在自己的PHP空间上搭建了PHProxy,使用网页代理

2017年03月30日 星期四

delphi 控制台程序,隐藏窗口

delphi 控制台后端程序,如果不隐藏窗口,害怕被关。有时候一闪而过,影响体验。可以通过

删除{$APPTYPE CONSOLE},来隐藏窗口。

注意:如果删除{$APPTYPE CONSOLE},在代码里不能写Writeln 、Readln等发放,不然启动崩溃。

2017年03月21日 星期二

承接破解各种软授权行业软件

承接破解各种软授权行业软件,价格2000元一个。再加3000可在破解的基础上添加自己的一机一码授权( *^_^* )  ,广而告之,闲暇之余赚点小钱。

2017年02月24日 星期五

关于下煤矿

关于下煤矿,有一次看煤矿事故新闻,我跟爸爸说,这次事故死了几十个人,真是大事故。爸爸说,这都是报出来的,很多没报出来。他以前在山西煤矿,井上掉下来的电梯,5个人砸死4个,他是唯一活下来的。那时候通讯不发达,交通不便利,有些人死了就死了,就随便埋在煤渣下面了。没有赔偿也没有家人认领。

2017年02月24日 星期五

给爸爸一部智能机

爸爸以前自己买了一个山寨智能手机,有拍照功能,里面有我的照片。爸爸在外打工有时拿出来看看。后来手机电池不行了,我就给爸爸买了一部诺基亚功能机,新想爸爸再也不会担心电池不够用了,但是发觉爸爸并不开心。


为了照顾儿子,爸爸妈妈过来跟我一起生活了,虽然不在一层楼。在这边跟爸爸找了一份工资不高轻松的工作,我觉得他年龄大了,也不用挣太多钱。但是我爸爸觉得他可以干更重的活,挣更多的钱。有时我爸会跟我妈闹,说他要走到外面打工去。我和我妈一直找各种理由劝他。有时我在想,要不让他出去看看,拴了他一辈子,没有自由过。


在我最初的记忆里,就是站在村口等我爸打工回来,然后骑在他脖子上回家的情景。后来,我上小学了,家里经济状况没那么拮据了,我妈觉得一方面下煤矿太危险,另一方面不能照顾家里。就再没让我爸出去打工。就在家附近砖厂工作,有时也会收破烂或收头发之类的小生意。

2017年02月04日 星期六

三十一岁生日

转眼间就过三十啦,过了三十一岁的生日,人生百年,不过宇宙一尘埃。什么时候能过上随心随性的生活啊